R圖片新聞

R推薦新聞
紀檢監察 - 紀檢監察 - 紀檢監察警示教育案例(附帶刑事判決書)
紀檢監察警示教育案例(附帶刑事判決書)
 
紀檢監察  加入時間:2017-7-17 10:36:21  zhangyanbing  點擊:555

                      警示教育案例

 

  案例一:2012年至2013年10月,被告人陳某某利用其擔任安徽三陽科技有限公司銷售處業務員的職務便利,多次挪用霍山縣青清茶莊、大化坪金雞山茶莊和李凱三個客戶支付的貨款,用于歸還其個人借款、家庭日常開支以及其他個人用途。2013年11月30日,陳某某將其經手收取的安徽金裕皖酒業有限公司90000元貨款匯入安徽三陽科技有限公司賬戶,用于歸還其之前挪用的大化坪金雞山茶莊貨款27000元、李某貨款23000元、霍山縣青清茶莊貨款40000元。2014年6月,陳某某因無力歸還其挪用的安徽金裕皖酒業有限公司90000元貨款,擅自離開安徽三陽科技有限公司。

另查明:2014年8月,安徽迎駕貢酒股份有限公司向霍山縣公安局報案,2014年11月25日,被告人陳某某在家中被公安機關抓獲。2014年11月27日,被告人陳某某退還挪用的資金90000元,取得了被害單位的諒解。

霍山縣人民法院認為:被告人陳某某身為公司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挪用本單位資金歸個人使用,數額較大、超過三個月未還,其行為構成挪用資金罪。公訴機關指控罪名成立,本院予以確認。判決如下:

被告人陳某某犯挪用資金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零六個月,宣告緩刑二年。

 

 

  案例二:2010年9月至2011年5月,被告人付某擔任百興盛公司財務部會計;2011年6月至2013年3月,擔任南寧市路尊酒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路尊公司)店長;2013年4月至2014年4月,擔任百興盛公司財務部會計。付某在百興盛公司擔任路尊公司店長、總部會計職務期間,將其向路尊公司、“75707部隊”、廣西桂鄉建設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桂鄉公司)、“東風老何”、“騰軒酒業”等客戶收回的貨款,交還百興盛公司一部分,挪用一部分資金歸個人使用。至案發時,付某尚有貨款230846元未交回百興盛公司。

另查明,案發后,被告人付某通過親屬主動歸還百興盛公司6萬元,取得百興盛公司的諒解。

南寧市青秀區人民法院判決被告人付某犯挪用資金罪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二、責令被告人付某退賠被害單位南寧市百興盛酒業有限公司經濟損失人民幣十七萬零八百四十六元(已扣除歸還的六萬元)

  案例三:2012年至2013年間,被告人冷某某在擔任泓某公司市場部銷售員期間,利用圣某某精品酒業(上海)有限公司通過其向泓某公司訂購產品,其再通過公司采購人員即被告人龍某某、包某某向供貨商采購貨物的職務便利,與供貨商即勁某公司王進(另案處理)、祥某公司法定代表人即被告人王某某、杰某公司業務員即被告人吳某某串通,通過低價采購高報價格、指使供貨商制作低價產品申報高價產品的方式套取利差,以及擅自取消泓某公司訂單,指使供貨商將收取的泓某公司貨款返回到冷某某等個人帳戶的方式,非法侵吞公司錢款人民幣(以下幣種均為人民幣)339萬余元,造成泓某公司損失達598萬余元。具體事實如下:

1、2012年3月至10月間,被告人冷某某伙同龍某某,與勁某公司王進串通,通過低價采購高報價格和指使勁某公司制作低價產品(不帶配件的酒盒)向泓某公司申報高價產品的方式套取利差。后王進以他人名義將相關錢款轉入冷某某賬戶共計262,180元,轉入龍某某及其妻子賬戶共計230,425元。

2、2012年5月至8月間,被告人冷某某伙同包某某,與祥某公司王某某串通,通過低價采購高報價格和指使祥某公司生產低價產品(PVC袋)而向泓某公司申報高價產品的方式套取利差,擅自取消泓某公司訂單,指使祥某公司將收取的泓某公司貨款返回包某某母親賬戶共計1,048,130元,后二人將該錢款非法侵吞。

3、2012年6月至2013年5月間,被告人冷某某伙同包某某,與杰某公司吳某某串通,通過低價采購高報價格和指使杰某公司制作低價產品(不帶配件的酒盒)向泓某公司申報高價產品的方式套取利差,擅自取消泓某公司訂單,指使杰某公司將收取的泓某公司貨款返回包某某母親及冷某某指定的賬戶共計185萬余元,后二人將該錢款非法侵吞。

2015年3月24日、3月27日、5月12日、6月10日和6月24日,被告人包某某、龍某某、冷某某、吳某某、王某某先后向公安機關投案,到案后,各被告人均如實供述了上述事實。到案前后,被告人冷某某退賠了69萬余元,包某某退賠了127萬余元,龍某某退賠了28萬元,吳某某退賠了6萬余元,王某某退賠了32萬元。

上海市閘北區人民法院認為,被告人冷某某、包某某、龍某某利用職務上的便利,伙同吳某某、王某某將本單位財物非法占為己有,數額巨大,其行為均已構成職務侵占罪,依法應予懲處。公訴機關指控的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判決如下:

一、被告人冷某某犯職務侵占罪,判處有期徒刑四年。

二、被告人包某某犯職務侵占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緩刑四年。

三、被告人龍某某犯職務侵占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緩刑一年六個月。

四、被告人吳某某犯職務侵占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六個月,緩刑二年六個月。

五、被告人王某某犯職務侵占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緩刑二年。

六、退賠的違法所得發還被害單位,不足部分責令繼續退賠。

 案例四:被告人李某甲任山東某酒業股份有限公司建設工程處副處長、處長期間,利用負責工程驗收、撥付工程款、考察建筑材料等職務之便,非法收受他人所送的現金、銀行存單、承兌匯票及購物卡等財物共計221000元,為他人在承攬本單位工程方面謀取利益。案發后被告人李某甲退繳全部贓款。具體犯罪事實如下:

1、2011年春節前的一天晚上、2013年春節前的一天晚上,被告人李某甲先后兩次在自己家中收受李某乙所送現金10000元、承兌匯票100000元,價值共計110000元。

2、2012年春節前的一天上午、2014年春節前的一天上午,被告人李某甲先后在其辦公室內、建筑工地,收受安丘市市政工程公司宋某所送的價值2000元的“中百佳樂家”購物卡和現金20000元,價值共計22000元。

3、2011年仲秋節前的一天上午、2012年4月的一天上午,被告人李某甲先后在其辦公室內、景芝酒廠在建的產業園工地上,收受諸城市金源建材有限公司分公司安丘市富源田建材有限公司經理劉某所送的“中百佳樂家”購物卡2張價值2000元及銀行存單2張價值50000元。共計價值52000元。

4、2011年春節前的一天上午、2012年春節前的一天上午、2013年春節前的一天上午、2014年春節前的一天下午,被告人李某甲先后四次在其辦公室內、安丘市“青島”海鮮館,收受華夏建筑安裝公司六分公司項目經理崔某所送的價值3000元的“中百佳樂家”購物卡3張以及1張30000元的銀行存單。共計價值33000元。

5、2011年春節前的一天上午、2012年春節前的一天、2013年春節前的一天上午,被告人李某甲先后三次在其辦公室,收受安丘市安慶新型建筑材料有限公司經理劉某甲所送的價值1000元的“中百佳樂家”購物卡1張及現金3000元。

另查明,被告人李某甲歸案后向安丘市公安局提供被廣西臨桂縣公安局網上追逃的劉某丁聯系方式、藏匿活動范圍等信息,安丘市公安局根據李某甲提供的線索利用技術手段將劉某丁抓獲,并已移交臨桂縣刑事偵查大隊。

法院認為,被告人李某甲作為公司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之便,非法收受他人財物,為他人謀取利益,數額巨大,安丘市人民檢察院指控的罪名成立,應予刑罰。判決如下:

一、被告人李某甲犯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緩刑四年。

二、現存于安丘市人民檢察院被告人李某甲退繳的贓款221000元,依法沒收,由安丘市人民檢察院上繳國庫。90000元退還被告人李某甲。

 案例五:太倉市人民檢察院指控鄒瑜煒其犯職務侵占罪、對非國家工作人員行賄罪的事實認罪。

(一)職務侵占

2013年至2015年2月期間,被告人鄒瑜煒為獲取非法利益,利用其擔任和承太陽能材料(太倉)有限公司銷售主管的職務便利,偽造和承太陽能材料(太倉)有限公司同安徽圣科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黃山正國新能源有限公司、江蘇輝強光伏科技有限公司、合肥中南光電有限公司等之間假的采購合同,騙取和承太陽能材料(太倉)有限公司發出EVA膠膜共計10030006.50平方米,價值人民幣81729865元(以下幣種同),后被其私自以6000多元-7000多元/噸的價格低價銷售到廣東等地,所得款項共計29492530.59元。后鄒瑜煒將其中24934332元交至和承太陽能材料(太倉)有限公司,其余4558198.59元被其非法占為己有。

2013年11月至2015年2月期間,和承太陽能材料(太倉)有限公司在向合肥中南光電有限公司銷售EVA膠膜過程中,被告人鄒瑜煒利用職務便利讓合肥中南光電有限公司將803717.11元貨款轉賬至其個人銀行卡上,并非法占為己有。

被告人鄒瑜煒的上述行為共給和承太陽能材料(太倉)有限公司造成損失共計57599250.11元。

案發后,被告人鄒瑜煒至太倉市公安局自動投案,并如實供述了自己的犯罪事實。鄒瑜煒親屬代為退贓共計人民幣107萬。

(二)對非國家工作人員行賄

2013年至2015年2月份期間,被告人鄒瑜煒為方便其實施職務侵占行為、謀取不正當利益,向合肥中南光電有限公司原采購經理闞某(另案處理)行賄人民幣(以下幣種同)10萬元、采購部工作人員石某(另案處理)行賄5萬元、技術部經理孟某(另案處理)行賄2萬元、現采購部經理劉某(另案處理)行賄1萬元,共計行賄人民幣18萬元,以使合肥中南光電有限公司向和承太陽能材料(太倉)有限公司采購EVA膠膜,并使該公司將803717.11元貨款轉賬至其個人銀行卡上,非法占為己有。

被告人鄒瑜煒在被追訴前主動交待上述行賄犯罪事實。

案發后,偵查機關從闞某、石某、孟某、劉某等人處扣押到涉案贓款共計人民幣18萬元。

經法院審理認為,被告人鄒瑜煒利用擔任和承太陽能材料(太倉)有限公司銷售主管職務上的便利,將該公司財物非法占為己有,數額巨大;為謀取不正當利益,給予其他公司的工作人員以財物,數額較大,其行為已分別構成職務侵占罪、對非國家工作人員行賄罪。被告人鄒瑜煒犯數罪,依法予以數罪并罰。被告人鄒瑜煒具有自首情節,且在被追訴前主動交待行賄行為,當庭自愿認罪,且已退出部分贓款,對此,采納控辯雙方的相應意見,對被告人鄒瑜煒依法予以從輕處罰和酌情從輕處罰。判決如下:

一、被告人鄒瑜煒犯職務侵占罪,判處有期徒刑七年六個月,并處沒收財產人民幣十萬元;犯對非國家工作人員行賄罪,判處有期徒刑六個月;決定合并執行有期徒刑七年六個月,并處沒收財產人民幣十萬元。沒收財產款在本判決生效后一個月內交付本院,上繳國庫)。

二、暫扣于本市公安機關的行賄贓款人民幣18萬元,予以沒收。

三、責令被告人鄒瑜煒退出尚未退賠的抵贓款,發還被害單位。

案例六:云南省寧洱縣人民法院查明被告人楊某某為謀取不正當利益,在推銷藥品過程中,先后多次向寧洱縣人民醫院職工董偉、胡忠瓊、黃俊、李克、李平勇、李瓊芬、李秀葦、劉大忠、王春麗、韋林、謝凱、楊美瓊、袁建忠、袁美瓊、曾克聰、張兆潤、周坤、郭力、白燦榮、楊雪娟、唐忠芬等21人賄送人民幣共計399000元。具體事實如下:

一、2009年至2013年年初,被告人楊某某根據寧洱縣人民醫院外科主任董偉(另案處理)的用藥量,在寧洱縣茶源廣場、普洱賓館等地多次送給董偉藥品回扣款共計人民幣37000元。

二、2009年至2013年年初,被告人楊某某根據寧洱縣人民醫院心內科主任謝凱(另案處理)的用藥量,在寧洱縣南大街地質隊旁、濱河路邊等地多次送給謝凱藥品回扣款共計人民幣62000元。

三、2009年至2013年年初,被告人楊某某根據寧洱縣人民醫院心內科醫生周坤(另案處理)的用藥量,在寧洱縣宏遠路、茶源廣場等地多次送給周坤藥品回扣款共計人民幣25600元。

四、2010年至2012年,被告人楊某某為了感謝寧洱縣人民醫院原信息科科長楊雪娟(另案處理)為其提供寧洱縣人民醫院醫生的用藥量信息,在寧洱縣人民醫院楊雪娟辦公室、漫崖咖啡賓館門口等地多次送給楊雪娟共計人民幣13000元。

五、2009年至2012年間中秋節、春節前,被告人楊某某為了感謝寧洱縣人民醫院藥劑科主任唐忠芬(另案處理)在醫藥采購活動中給予的關照,在寧洱縣普洱大酒店外路邊等地多次送給唐忠芬共計人民幣24000元。

六、2011年5月至2013年年初,被告人楊某某根據寧洱縣人民醫院內一科主任胡忠瓊(另案處理)的用藥量,在寧洱縣茶源廣場、胡忠瓊辦公室等地多次送給胡忠瓊藥品回扣款共計人民幣15000元。

七、2011年至2012年,被告人楊某某根據寧洱縣人民醫院兒科醫生黃俊的用藥量,在寧洱縣翠茗苑、濱河路等地多次送給黃俊藥品回扣款共計人民幣16000元。

八、2010年至2012年,被告人楊某某根據寧洱縣人民醫院傳染科主任袁建忠的用藥量,在寧洱縣銀河小區袁建忠家、茶源廣場等地多次送給袁建忠藥品回扣款共計人民幣20000元。

九、2010年至2012年,被告人楊某某根據寧洱縣人民醫院急診科主任李克的用藥量,在寧洱縣盛寶園農家園、茶源廣場等地多次送給李克藥品回扣款共計人民幣24000元。

十、2009年至2013年年初,被告人楊某某根據寧洱縣人民醫院急診科醫生王春麗的用藥量,在寧洱縣翠茗苑門口、濱河路等地多次送給王春麗藥品回扣款共計人民幣15300元。

十一、2010年至2013年年初,被告人楊某某根據寧洱縣人民醫院急診科醫生袁美瓊的用藥量,在寧洱縣茶源廣場、濱河路等地多次送給袁美瓊藥品回扣款共計人民幣11100元。

十二、2011年至2013年年初,被告人楊某某根據寧洱縣人民醫院急診科醫生曾克聰的用藥量,在寧洱縣天壁水泥廠曾克聰家門口、濱河路等地多次送給曾克聰藥品回扣款共計人民幣15000元。

十三、2010年至2013年年初,被告人楊某某根據寧洱縣人民醫院婦產科主任李瓊芬的用藥量,在寧洱縣濱河路、人民醫院后農貿市場等地多次送給李瓊芬藥品回扣款共計人民幣18000元。

十四、2010年至2013年年初,被告人楊某某根據寧洱縣人民醫院婦產科醫生張兆潤的用藥量,在寧洱縣濱河路、茶源廣場等地多次送給張兆潤藥品回扣款共計人民幣10000元。

十五、2010年至2012年,被告人楊某某根據寧洱縣人民醫院婦產科醫生李秀葦的用藥量,在寧洱縣濱河路、公務員小區等地多次送給李秀葦藥品回扣款共計人民幣10000元。

十六、2009年至2013年年初,被告人楊某某根據寧洱縣人民醫院呼吸消化科醫生、兒科主任郭力的用藥量,在寧洱縣濱河路、茶源廣場等地多次送給郭力藥品回扣款共計人民幣18000元。

十七、2010年至2012年,被告人楊某某根據寧洱縣人民醫院心內科醫生楊美瓊的用藥量,在寧洱縣人民醫院背后楊美瓊家門口多次送給楊美瓊藥品回扣款共計人民幣20000元。

十八、2011年至2012年,被告人楊某某根據寧洱縣人民醫院外科醫生韋林的用藥量,在寧洱縣濱河路、茶源廣場等地多次送給韋林藥品回扣款共計人民幣10000元。

十九、2012年至2013年年初,被告人楊某某根據寧洱縣人民醫院外科醫生白燦榮的用藥量,在寧洱縣濱河路、茶源廣場等地多次送給白燦榮藥品回扣款共計人民幣10000元。

二十、2009年至2010年8月,被告人楊某某根據寧洱縣人民醫院原心內科主任劉大忠(另案處理)的用藥量,在寧洱縣銀河小區、濱河路等地多次送給劉大忠藥品回扣款共計人民幣10000元。

二十一、2010年至2013年年初,被告人楊某某根據寧洱縣人民醫院急診科醫生李平勇的用藥量,在寧洱縣茶源廣場、南大街李平勇家小區等地多次送給李平勇藥品回扣款共計人民幣15000元。

被法院判處被告人楊某某犯對非國家工作人員行賄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緩刑三年,并處罰金人民幣200000元。

案例七:天津市濱海新區法院查明:2014年7月8日17時許,被告人孫××利用其作為天津頂立酒業有限公司市區辦事處庫管員代管貨款的職務便利,侵占瀘州老窖窖齡銷售股份有限公司天津片區員工龔××代收交與天津頂立酒業有限公司的貨款42000元人民幣后逃逸并將該贓款全部揮霍。

上述事實,有案件來源、抓獲經過,被害人張××陳述,證人龔××、劉××證言,被告人孫××供述,扣押清單,考勤表、工資明細、增值稅發票、出庫單、證明、收條及入職登記表、營業執照、稅務登記表和委托書,頂立酒業有限公司市內辦事處考勤表、孫××工資明細及工資發放證明、自愿放棄社保申請、崗位職責、入職登記表,出庫單、增值稅發票、收條、銀行業務回執及情況說明,精神病鑒定申請及鑒定意見,情況說明材料,戶籍證明等證據予以證實。

法院認為,被告人孫××利用職務上的便利,將本單位財物非法占為己有,數額較大,其行為已構成職務侵占罪。公訴機關指控的罪名成立。一、被告人孫××犯職務侵占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

二、責令被告人孫××向被害人天津頂立酒業有限公司退賠經濟損失人民幣42000元。

 案例八:被告人姚某在擔任湖北關公坊酒業股份有限公司營銷辦公室副主任期間,陜西省漢中市銘祥商貿經營部負責人楊某某從2011年下半年至2012年2月三次找被告人姚某辦理關公坊牌系列酒在漢中市的代理銷售權,并于2012年2月的一天在宜昌市夷陵區姚某家中送給姚某現金人民幣5萬元,被告人姚某予以收受,同年6月6日被告人姚某代表公司和楊某某簽訂了獎勵車輛協議書。案發后被告人姚某退繳了全部贓款。

法院認為,被告人姚某身為公司、企業的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非法收受他人財物,為他人謀取利益,其行為觸犯了刑律,應當以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追究其刑事責任。公訴機關指控的事實和罪名成立。被告人姚某案發后,退繳了全部贓款;判決被告人姚某犯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十個月,緩刑一年。

 

附:刑事判決書

 

陳某某挪用資金一審刑事判決書

霍山縣人民法院

刑事判決書

(2015)霍刑初字第00055號

公訴機關霍山縣人民檢察院。

被告人陳某某,男,安徽省霍山縣人。因涉嫌職務侵占罪,于2014年11月25日被霍山縣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1月28日被該局取保候審,2015年7月16日被本院決定取保候審,F在其居住地。

霍山縣人民檢察院以霍山檢公訴刑訴(2015)47號起訴書指控被告人陳某某犯挪用資金罪,于2015年7月13日向本院提起公訴。本院適用簡易程序,實行獨任審判,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羯娇h人民檢察院指派檢察員姚婕出庭支持公訴,被告人陳某某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霍山縣人民檢察院指控:被告人陳某某利用其擔任安徽三陽科技有限公司銷售處業務員的職務便利,挪用公司資金90000元。

2014年11月25日,被告人陳某某在家中被公安機關抓獲。案發后,被告人陳某某退還了其挪用的90000元,取得了被害單位的諒解。

公訴機關認為,被告人陳某某的行為已觸犯《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二十七條第一款,犯罪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應當以挪用資金罪追究其刑事責任。并向法庭出示了相關書證、證人證言、被告人供述與辯解等證據證實。

被告人陳某某對公訴機關指控的犯罪事實和罪名均無異議,自愿認罪。

經審理查明:2012年至2013年10月,被告人陳某某利用其擔任安徽三陽科技有限公司銷售處業務員的職務便利,多次挪用霍山縣青清茶莊、大化坪金雞山茶莊和李凱三個客戶支付的貨款,用于歸還其個人借款、家庭日常開支以及其他個人用途。2013年11月30日,陳某某將其經手收取的安徽金裕皖酒業有限公司90000元貨款匯入安徽三陽科技有限公司賬戶,用于歸還其之前挪用的大化坪金雞山茶莊貨款27000元、李某貨款23000元、霍山縣青清茶莊貨款40000元。2014年6月,陳某某因無力歸還其挪用的安徽金裕皖酒業有限公司90000元貨款,擅自離開安徽三陽科技有限公司。

另查明:2014年8月,安徽迎駕貢酒股份有限公司向霍山縣公安局報案,2014年11月25日,被告人陳某某在家中被公安機關抓獲。2014年11月27日,被告人陳某某退還挪用的資金90000元,取得了被害單位的諒解。

上述事實,被告人陳某某在開庭審理中亦無異議,且有經庭審舉證、質證的相關書證、證人證言、被告人供述與辯解等證據證實,足以認定。

本院認為:被告人陳某某身為公司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挪用本單位資金歸個人使用,數額較大、超過三個月未還,其行為構成挪用資金罪。公訴機關指控罪名成立,本院予以確認。鑒于被告人到案后能如實供述,退還了被挪用的資金,取得了被害單位的諒解,依法予以從輕處罰。結合霍山縣司法局對被告人陳某某作出的社區影響評估意見,決定對其適用緩刑。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七十二條第一款、第六十七條第三款、第七十二條第一款、第七十三條第二、三款之規定,判決如下:

被告人陳某某犯挪用資金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零六個月,宣告緩刑二年。

(緩刑考驗期限,從判決確定之日起計算)。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接到判決書的第二日起十日內,通過本院或者直接向安徽省六安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書面上訴的,應當提交上訴狀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付某挪用資金一審刑事判決書

南寧市青秀區人民法院

刑事判決書

(2015)青刑初字第347號

公訴機關廣西壯族自治區南寧市青秀區人民檢察院。

被告人付某,南寧市百興盛酒業有限公司員工。因涉嫌犯挪用資金罪,于2014年10月14日被抓獲,同年10月16日被刑事拘留,同年11月22日被逮捕,現羈押于南寧市第一看守所。

辯護人方超波,廣西南國雄鷹律師事務所律師。

辯護人黃權威,廣西南國雄鷹律師事務所實習律師。

南寧市青秀區人民檢察院以南市青檢刑訴(2015)322號起訴書指控被告人付某犯挪用資金罪,于2015年5月22日向本院提起公訴。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南寧市青秀區人民檢察院指派代檢察員胡程程出庭支持公訴,被告人付某及其辯護人方超波、黃權威到庭參加訴訟,F已審理終結。

南寧市青秀區人民檢察院指控:2012年5月至2014年1月,被告人付某在南寧市百興盛酒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百興盛公司)擔任分店店長、總部會計職務期間,將其向“路尊公司”、“75707部隊”、“桂鄉建設集團”、“東風老何”、“騰軒酒業”等客戶收回的貨款共計230846元未交回公司,挪給個人使用,至今未還。

對指控的事實,公訴機關當庭宣讀并出示以下證據:受案登記表、戶籍證明、抓獲經過、控告書、委托書、勞動合同、工資單、銷售清單、對賬單、還款計劃書;證人陳某的證言;被告人付某的供述;司法會計鑒定書等。

公訴機關認為,被告人付某作為公司員工,利用職務之便,挪用本單位資金歸個人使用,數額較大,超過三個月未還,其行為已觸犯《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七十二條,應當以挪用資金罪追究其刑事責任。特提請本院依法判處。

被告人付某辯稱其只收回貨款126680元。其辯護人提出:(1)應認定付某挪用的資金共計126880元。理由:不應計入付某挪用資金的以下情形:①“95072部隊”應收的貨款3520元,百興盛公司也不清楚。②地博公司男子拿走1萬多元貨款,目前也找不到該男子。③鼎盛超市購買的7200元,付某否認收到該貨款。④“75707部隊”支付貨款4萬元外,付某否認收到該單位貨款未上交。超出4萬元以外的貨款,沒有證據證實是付某挪用。⑤沒有證據顯示付某收到騰軒公司與“東風老何”全部貨款。(2)本案訴訟程序多處違法:公安機關沒有調取相關證人證言及被害人陳述;公安機關交由有利害關系的另一方當事人做鑒定,程序違法;公安機關收集相關書證只有陳某一人簽名,沒有其他說明;公安機關隨案移送《起訴意見書》,但公訴機關隱匿了對被告人有力的證據。(3)付某自愿認罪、主動與公司達成還款協議,并于案發后通過親屬歸還公司6萬元,取得公司的諒解。建議法庭對其從輕處罰。

被告人付某未向法庭提交任何證據。其辯護人向法庭提交以下證據:彩色多普勒超聲診斷報告單、刑事和解協議書、諒解書、收據。

經審理查明,2010年9月至2011年5月,被告人付某擔任百興盛公司財務部會計;2011年6月至2013年3月,擔任南寧市路尊酒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路尊公司)店長;2013年4月至2014年4月,擔任百興盛公司財務部會計。付某在百興盛公司擔任路尊公司店長、總部會計職務期間,將其向路尊公司、“75707部隊”、廣西桂鄉建設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桂鄉公司)、“東風老何”、“騰軒酒業”等客戶收回的貨款,交還百興盛公司一部分,挪用一部分資金歸個人使用。至案發時,付某尚有貨款230846元未交回百興盛公司。

另查明,案發后,被告人付某通過親屬主動歸還百興盛公司6萬元,取得百興盛公司的諒解。

上述事實,有公訴機關、辯護人提交并經庭審質證、認證的下列證據予以證明:

(一)書證

1、受案登記表,證實案件的來源。

2、戶籍證明,證實被告人付某的身份情況,案發時已達到完全刑事責任年齡。

3、抓獲經過,證實2014年10月14日22時許,公安民警在廣西合浦縣廉州鎮廉州大道紅林大酒店2205房抓獲被告人付某。

4、控告書,證實百興盛公司控告被告人付某利用工作之便挪用公款的行為。2011年6月至2013年4月期間,付某經手向多名“客戶”提供貨物。在百興盛公司下屬的雙擁路店:(1)廣西地博礦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地博公司)貨款18240元,至今未追回18230元,經公司調查無此“客戶”名稱。(2)95072部隊貨款9900元,至今未追回3520元,經公司調查無此“客戶”名稱。(3)95707部隊貨款62640元,至今未追回59760元,經公司調查,客戶反映已將貨款支付給付某。(4)廣西華之藍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華之藍公司)貨款14760元,至今未追回14760元,經公司調查,客戶反映已將貨款支付給付某。(5)桂鄉公司貨款44220元,至今未追回1920元,經公司調查,客戶反映已將貨款支付給付某。(6)鼎盛超市貨款7200元,至今未追回7200元,經公司調查,客戶反映已將貨款支付給付某。在百興盛公司下屬欽州店:(1)2013年5月至2014年1月,付某虛擬客戶“騰軒商行”騙取業務員羅洪亮供貨給她,她再供貨給虛擬客戶,至今尚有貨款127286元未追回。(2)2013年5月至2014年1月,付某騙取業務員張洪亮供貨,并以百興盛公司“東風老何”名義出貨,然后掛賬到“東風老何”名下,實際上沒有發貨給“東風老何”,至今尚有貨款27120元未追回。

5、委托書,證實百興盛公司委托陳某代表該公司辦理控告被告人付某侵占公司貨款事宜。

6、勞動合同、工資單、對賬單,證實被告人付某與路尊公司簽訂一份《勞動合同》,路尊公司聘用付某為該公司職員,時間自2012年5月1日至2015年5月1日止。

7、銷售清單,證實被告人付某經手銷售百興盛公司貨物的情況。

8、對賬單,分別證實2014年3月10日,被告人付某與騰軒商行對賬,騰軒商行尚欠欽州市百興盛酒業有限公司貨款12786元。東風老何尚欠欽州市百興盛酒業有限公司貨款27120元。

9、還款計劃書,證實2014年4月10日,被告人付某親自確認其本人自2012年以來銷售貨物沒有收回貨款共計230846元。其承諾定期將貨款收回歸還百興盛公司。

10、收據、刑事和解協議書、諒解書,證實2015年7月24日,百興盛公司收到付德興代被告人付某退還挪用的部分資金6萬元。百興盛公司出具刑事來諒解書予以諒解付某的行為。

(二)證人證言

證人陳某證言,證實其系百興盛公司總裁辦公室主任。其報案稱,被告人付某在擔任百興盛公司雙擁路分店店長及總部會計期間,聯系客戶后,向公司說明客戶要貨情況,公司叫倉庫員按照付某要求發貨到指定地點,客戶支付貨款給付某,付某再把貨款交給公司。2014年4月,公司著手調查付某經手賬目,發現自2011年6月至2013年4月,付某尚欠公司貨款105390元;2013年5月至2014年1月尚欠公司貨款154106元。具體情況如同百興盛公司的控告書上面列舉的一致。

(三)被告人供述

被告人付某的供述,證實其挪用百興盛公司的公款:2012年9月份,自稱“地博公司”姓劉男子跟其要了1萬多元煙酒,沒有付款。過后其沒有追回這筆款。2013年2月左右,“95072部隊”的人買了9000多元的煙。其從這些貨款中拿出3000元借給羅興鈔。2012年至2013年間,男朋友劉輝向其借錢,其將收取一些客戶的貨款57000多元用“95707部隊”名稱寫在銷售清單上,再把37000元借給劉輝,另外2萬元未追回。2013年4月左右,華之藍公司購買14000多元煙酒,其把這筆錢用于個人消費。2012年至2013年,桂鄉公司購買香煙4萬元多元,其抽取1900元用于個人消費,余款交回公司。2012年11月,鼎盛超市購買7200元的酒,其也不清楚是否追回貨款。2013年至2014年,其以百興盛公司名義多次向虛擬的“騰軒商行”發貨20多萬元,再讓不同的人來買。其收到貨款,將5萬多元歸自己使用,十幾萬返還公司,還有6萬多元未追回。2013年至2014年1月,其讓百興盛公司發貨給“東風老何”10多萬元的煙酒。實際上,“東風老何”只是名義,其是把這些煙酒發給不同的人,他們再向其支付貨款。其將2萬元借給朋友蔡金鳳,10萬左右交給公司。其本人收取公司貨款歸個人消費使用9萬多元、借給劉輝57000元、借給蔡金鳳27000元、借給羅興鈔3100元、6萬多元未追回。

(四)鑒定意見

司法會計鑒定書,證實2012年12月至2013年3月27日止,百興盛公司銷售給75707部隊的貨款62640元;付某已于2013年5月22日收到75707部隊張亮交的貨款4萬元沒有交回公司財務。

以上證據形成完整證據鎖鏈,證明案件事實,本院予以確認。

關于辯護人提交的彩色多普勒超聲診斷報告單,以證實被告人付某患有子宮壁實質性腫塊、左側卵巢優勢卵泡。因證明的事實與本案沒有關聯性,該證據不予作為本案證據采用。

關于被告人付某辯稱其只收回貨款126680元以及辯護人提出應認定付某挪用資金共126880元的意見。經查,2014年4月10日,被告人付某與百興盛公司核對后,親自確認其本人自2012年以來銷售公司貨物沒有收回貨款共計230846元。付某被抓獲后也如實供述其經手銷售百興盛公司的貨物以及收取的款項、挪用部分資金的情況。證人陳某證言與百興盛公司出具的控告書相吻合,均證實付某尚欠供述20多萬元。即使如同付某供述其收取的貨款中一部分借給朋友,或有部分款未追回。而有此行為導致百興盛公司巨大損失,也應由付某承擔。為此,應當認定付某與百興盛公司均認可的230846元為付某挪用公司的資金數額。故對付某于庭上的辯解以及辯護人提出應認定付某挪用資金數額為126680元的意見和理由,本院不予采納。

關于辯護人提出公安機關交由有利害關系的另一方當事人做鑒定,程序違法的意見。經查,廣西科桂司法鑒定中心具備司法鑒定資質,兩名鑒定人員也具備鑒定資格。百興盛公司委托廣西科桂司法鑒定中心做出鑒定結果已經告知百興盛公司和被告人付某。付某沒有異議。法律沒有特別規定只有公安機關委托鑒定機構作出的鑒定意見才能作為證據采用。故對辯護人提出的上述意見,本院不予采納。

關于辯護人提出公安機關沒有調取相關證人證言及被害人陳述的意見。經查,本案的被害人是百興盛公司。該公司委托職工陳某報案,并且提交控告書。付某在銷售貨物過程中,銷售對象有真實身份的也有虛擬的。付某本人沒有否認其實施的行為。公安機關未調取相關公司或個人做筆錄,不影響付某已經銷售貨物收取貨款事實的認定。故對辯護人提出上述意見,本院不予采納。

關于辯護人提出公安機關收集相關書證只有陳某一人簽名,沒有其他說明的意見。經查,公訴機關提交的書證都有百興盛公司的公章,也經過庭上質證、認證,付某、辯護人也沒有異議。這些書證也相互印證證明案件的事實。本院予以確認。故對辯護人提出的上述辯護意見,本院不予采納。

關于辯護人提出公安機關隨案移送《起訴意見書》,但公訴機關隱匿了對被告人有力的證據的意見。經查,被害單位百興盛公司控告付某挪資金259796元。公訴機關以百興盛公司與付某核算結果,雙方確認的數額來認定付某挪用的資金,即認定被告人付某挪用資金數額230846元。由此可知公訴機關在認定事實方面不存在隱匿證據行為。故對辯護人提出的上述辯護意見,本院不予采納。

本院認為,被告人付某利用職務上的便利,將公司的資金歸個人使用,數額較大,超過三個月未還,其行為已構成挪用資金罪。公訴機關指控罪名成立。

被告人付某身為公司職員,利用職務之便,將公司貨物銷售給真實的或虛擬的公司、個人,收取貨款后未歸還公司而是挪作他用,超過三個月不還,造成公司巨大損失。付某應對其行為造成的后果承擔法律責任。付某歸案后能如實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實,并通過親屬主動歸還公司6萬元,取得公司的諒解,可對其從輕處罰。辯護人提出付某主動認罪且歸還部分款項的意見,本院予以采納。根據付某犯罪的事實、性質及對社會的危害程度,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七十二條第一款、第六十七條第三款、第六十四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被告人付某犯挪用資金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

(刑期從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判決執行以前先行羈押的,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4年10月14日起至2016年4月13日止。)

二、責令被告人付某退賠被害單位南寧市百興盛酒業有限公司經濟損失人民幣十七萬零八百四十六元(已扣除歸還的六萬元)。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接到判決書的第二日起十日內,通過本院或者直接向廣西壯族自治區南寧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書面上訴的,應當提交上訴狀正本一份,副本一份。

 

冷某某、包某某等職務侵占一審刑事判決書

上海市閘北區人民法院

刑事判決書

(2016)滬0108刑初16號

公訴機關上海市閘北區人民檢察院。

被告人冷某某,男,1984年9月17日出生,漢族,戶籍所在地本市寶山區。

辯護人劉東山,上海市漢盛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人包某某,男,1987年11月19日出生,漢族,戶籍所在地本市閔行區。

指定辯護人陳穎,上海市益昌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人龍某某,男,1981年6月17日出生,漢族,戶籍所在地安徽省安慶市。

指定辯護人張雯,上海恒建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人吳某某,男,1989年3月31日出生,漢族,戶籍所在地浙江省。

辯護人姚天觀,上海敬賢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人王某某,男,1984年1月25日出生,漢族,戶籍所在地浙江省。

辯護人張輝,上海輝旺律師事務所律師。

上海市閘北區人民檢察院以滬閘檢訴刑訴(2015)1228號起訴書指控被告人冷某某、包某某、龍某某、吳某某、王某某犯職務侵占罪,于2016年1月4日向本院提起公訴。本院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適用簡易程序,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上海市閘北區人民檢察院指派檢察員張某某出庭支持公訴。被告人冷某某、包某某、龍某某、吳某某、王某某及辯護人劉東山、陳穎、張雯、姚天觀、張輝到庭參加訴訟,F已審理終結。

經審理查明,2012年至2013年間,被告人冷某某在擔任泓某公司市場部銷售員期間,利用圣某某精品酒業(上海)有限公司通過其向泓某公司訂購產品,其再通過公司采購人員即被告人龍某某、包某某向供貨商采購貨物的職務便利,與供貨商即勁某公司王進(另案處理)、祥某公司法定代表人即被告人王某某、杰某公司業務員即被告人吳某某串通,通過低價采購高報價格、指使供貨商制作低價產品申報高價產品的方式套取利差,以及擅自取消泓某公司訂單,指使供貨商將收取的泓某公司貨款返回到冷某某等個人帳戶的方式,非法侵吞公司錢款人民幣(以下幣種均為人民幣)339萬余元,造成泓某公司損失達598萬余元。具體事實如下:

1、2012年3月至10月間,被告人冷某某伙同龍某某,與勁某公司王進串通,通過低價采購高報價格和指使勁某公司制作低價產品(不帶配件的酒盒)向泓某公司申報高價產品的方式套取利差。后王進以他人名義將相關錢款轉入冷某某賬戶共計262,180元,轉入龍某某及其妻子賬戶共計230,425元。

2、2012年5月至8月間,被告人冷某某伙同包某某,與祥某公司王某某串通,通過低價采購高報價格和指使祥某公司生產低價產品(PVC袋)而向泓某公司申報高價產品的方式套取利差,擅自取消泓某公司訂單,指使祥某公司將收取的泓某公司貨款返回包某某母親賬戶共計1,048,130元,后二人將該錢款非法侵吞。

3、2012年6月至2013年5月間,被告人冷某某伙同包某某,與杰某公司吳某某串通,通過低價采購高報價格和指使杰某公司制作低價產品(不帶配件的酒盒)向泓某公司申報高價產品的方式套取利差,擅自取消泓某公司訂單,指使杰某公司將收取的泓某公司貨款返回包某某母親及冷某某指定的賬戶共計185萬余元,后二人將該錢款非法侵吞。

2015年3月24日、3月27日、5月12日、6月10日和6月24日,被告人包某某、龍某某、冷某某、吳某某、王某某先后向公安機關投案,到案后,各被告人均如實供述了上述事實。到案前后,被告人冷某某退賠了69萬余元,包某某退賠了127萬余元,龍某某退賠了28萬元,吳某某退賠了6萬余元,王某某退賠了32萬元。

上述事實,被告人冷某某、包某某、龍某某、吳某某、王某某在庭審中均無異議,且有證人沈某某的證言筆錄,泓某公司《營業執照》、《組織機構代碼證》、《稅務登記證》、補充材料、提供的該公司與被告人冷某某、龍某某、包某某訂立的《勞動合同》、被告人冷某某、龍某某收受勁某公司業務回扣清單及相關銀行憑證、《還款協議書》、泓某公司向勁某公司支付貨款明細及相關銀行憑證、圣某某精品酒業(上海)有限公司收貨明細單、《訂貨合同》、付款明細及相關銀行轉賬憑證、被告人吳某某付款明細及相關憑證、被告人冷某某、包某某親筆確認書及相關明細、泓某公司銀行賬戶交易明細表和支付貨款明細表、鄭某某銀行賬戶交易明細、出具的《任職情況說明》、《收取退賠款情況表》及相關明細、《結算協議》、《諒解書》,祥某公司提供的《浙江省增值稅專用發票》、《客戶聯系采購單》,公安機關《查詢財產通知書》、《到案情況說明》,被告人冷某某、包某某的中國工商銀行賬戶交易明細,被告人吳某某的中國農業銀行賬戶交易明細,被告人冷某某提供的相關銀行憑證,上海滬港金茂會計師事務所有限公司《司法鑒定意見書》,上海市長寧區人民法院《刑事判決書》,被告人冷某某、包某某、龍某某、吳某某、王某某的供述筆錄、當庭供述、部分辨認筆錄及戶籍資料等證據證實,足以認定。

本院認為,被告人冷某某、包某某、龍某某利用職務上的便利,伙同吳某某、王某某將本單位財物非法占為己有,數額巨大,其行為均已構成職務侵占罪,依法應予懲處。公訴機關指控的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五名被告人犯罪后均能自動投案,并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系自首,采納各辯護人據此提出的對各被告人減輕處罰的辯護意見。另鑒于五名被告人到案前后均做了部分退贓,其中被告人包某某、龍某某、吳某某還獲得了被害單位泓某公司的諒解,亦可酌情從輕處罰,各辯護人據上述情節提出的相關辯護意見,本院予以采納。根據被告人包某某、龍某某、吳某某、王某某的犯罪事實、情節及悔罪表現,可以適用緩刑。據此,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七十一條第一款,第二十五條第一款,第六十七條第一款,第七十二條第一款,第七十三條第二款、第三款和第六十四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被告人冷某某犯職務侵占罪,判處有期徒刑四年。

(刑期從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判決執行以前先行羈押的,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5年5月12日起至2019年5月11日止。)

二、被告人包某某犯職務侵占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緩刑四年。

(緩刑考驗期限自本判決確定之日起計算。)

三、被告人龍某某犯職務侵占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緩刑一年六個月。

(緩刑考驗期限自本判決確定之日起計算。)

四、被告人吳某某犯職務侵占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六個月,緩刑二年六個月。

(緩刑考驗期限自本判決確定之日起計算。)

五、被告人王某某犯職務侵占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緩刑二年。

(緩刑考驗期限自本判決確定之日起計算。)

六、退賠的違法所得發還被害單位,不足部分責令繼續退賠。

包某某、龍某某、吳某某、王某某回到社區后,應當遵守法律、法規,服從監督管理,接受教育,完成公益勞動,做有益社會的公民。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接到判決書的第二日起十日內,通過本院或者直接向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書面上訴的,應交上訴狀正本一份,副本一份。

 

 

李某甲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一審刑事判決書

安丘市人民法院

刑事判決書

(2014)安刑初字第487號

公訴機關安丘市人民檢察院。

被告人李某甲,中共黨員,2010年10月至今任山東某酒業股份有限公司建設工程處副處長、處長。2014年4月12日因涉嫌受賄罪被安丘市人民檢察院決定刑事拘留,同年4月19日被安丘市人民檢察院決定取保候審,同年12月2日被本院決定取保候審,F在家。

辯護人李衛民,山東文信律師事務所律師。

安丘市人民檢察院以安檢公刑訴(2014)496號起訴書指控被告人李某甲犯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于2014年12月1日向本院提起公訴。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安丘市人民檢察院檢察員張云龍出庭支持公訴,被告人李某甲及其辯護人李衛民,證人李某乙到庭參加訴訟,F已審理終結。

安丘市人民檢察院指控,被告人李某甲在任山東某酒業集團有限公司建設工程處處長期間,利用負責工程驗收、撥付工程款、考察建筑材料等職務之便,非法收受他人賄賂現金、銀行存單、承兌匯票及購物卡共計311000元,為他人在承攬本單位工程方面謀取利益。具體犯罪事實如下:

1、2010年春節前的一天晚上、2011年春節前的一天晚上、2013年春節前的一天晚上、2014年春節前的一天晚上,被告人李某甲先后四次在自己家中收受李某乙所送現金10000元、承兌匯票共計20萬元。

2、2012年春節前的一天、2014年春節前的一天上午,被告人李某甲先后在其辦公室內、建筑工地收受安丘市政工程公司宋某所送的現金20000元、價值2000元的“中百佳樂家”購物卡。

3、2011年仲秋節前的一天、2012年4月的一天,被告人李某甲先后在其辦公室內、景芝酒廠在建的產業園工地上收受諸城雙T板廠劉某所送銀行存單2張、“中百佳樂家”購物卡2張,共計價值52000元。

4、2011年春節前的一天、2012年春節前的一天、2013年春節前的一天、2014年春節前的一天,被告人李某甲先后四次在其辦公室內、安丘市青島海鮮館收受華夏建安公司崔某所送銀行存單1張、“中百佳樂家”購物卡3張,共計價值33000元。

5、2011年春節前的一天、2012年春節前的一天、2013年春節前的一天,被告人李某甲先后三次在其辦公室收受安慶建材公司經理劉某甲所送的現金3000元以及價值1000元的“中百佳樂家”購物卡1張。

針對上述指控,公訴機關提供了書證、證人證言、被告人供述等證據,認為被告人李某甲作為公司的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非法收受他人財物,為他人謀取利益,數額巨大,其行為已觸犯《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一百六十三條第一款之規定,應以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追究其刑事責任;有立功情節,同時適用該法第六十八條的規定。因證人李某乙出庭作證,證實2014年農歷正月初十左右送給李某甲的50000元承兌匯票和30000元銀行存單是為感謝李某甲為其介紹振祥食品有限公司的防水工程,且起訴書指控的李某甲2010年春節前收受李某乙1萬元現金時其任生產處副處長,給李某乙介紹工程未利用職務便利,故公訴人當庭變更指控數額為221000元。

被告人李某甲對起訴書指控其收受他人所送現金、銀行存單、承兌匯票及購物卡311000元的數額無異議,辯解收李某乙10000元現金時任生產處副處長,職責范圍為負責廠里維修維護,2014年農歷正月初十左右李某乙所送的50000元承兌匯票和30000元銀行存單是為感謝給其介紹振祥食品有限公司的防水工程,其與濰坊振祥食品有限公司李某丙是同村叔侄關系。辯護人提出:一、起訴書指控被告人李某甲于2010年春節前收受李某乙所送現金10000元、2014年春節前收受李某乙所送銀行存單30000元和承兌匯票50000元的行為,均非利用職務便利收受賄賂,不構成犯罪。1、2012年7月和2013年6月,經李某甲介紹聯系,李某乙承包了振祥食品有限公司的建筑防水工程,李某甲與李某丙是同村叔侄關系,李某甲與李某乙是叔伯連襟關系,李某甲給李某乙介紹該工程業務利用的是李某甲與李某丙的親戚親屬關系,與李某甲在景芝酒廠的職務沒關系,所以李某乙利用2014年春節后給李某甲80000元表示感謝,屬親戚之間的經濟饋贈,不構成犯罪。2、2009年6月,李某甲幫李某乙承攬了景芝建工、安城建工總承包的“酒之城”項目的防水工程,此時李某甲的職務是某酒業股份有限公司生產處副處長,并不負責基建工程,所以李某甲幫助李某乙聯系、介紹分包該工程,并沒有利用職務便利,不符合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的構成要件。二、被告人李某甲提供重要線索,協助公安機關抓獲網上逃犯,有立功表現,且李某甲歸案后認罪態度好,當庭認罪,并已獲得單位山東某酒業股份有限公司的諒解,建議從輕處罰。對此辯護人當庭提交濰坊振祥食品有限公司證明以及營業執照、工程承包合同、防水工程款收款收據的復印件,山東某酒業股份有限公司關于對其公司李某甲減輕處罰的請求書,安丘市公安局刑事偵查大隊出具的辦案說明、在逃人員登記信息表及檢舉信、拘留證的掃描件,同時申請證人李某乙當庭作證,證實2014年農歷正月初十左右送給李某甲的50000元承兌匯票和30000元銀行存單是為感謝李某甲為其介紹振祥食品有限公司的防水工程。

經審理查明,被告人李某甲任山東某酒業股份有限公司建設工程處副處長、處長期間,利用負責工程驗收、撥付工程款、考察建筑材料等職務之便,非法收受他人所送的現金、銀行存單、承兌匯票及購物卡等財物共計221000元,為他人在承攬本單位工程方面謀取利益。案發后被告人李某甲退繳全部贓款。具體犯罪事實如下:

1、2011年春節前的一天晚上、2013年春節前的一天晚上,被告人李某甲先后兩次在自己家中收受李某乙所送現金10000元、承兌匯票100000元,價值共計110000元。

2、2012年春節前的一天上午、2014年春節前的一天上午,被告人李某甲先后在其辦公室內、建筑工地,收受安丘市市政工程公司宋某所送的價值2000元的“中百佳樂家”購物卡和現金20000元,價值共計22000元。

3、2011年仲秋節前的一天上午、2012年4月的一天上午,被告人李某甲先后在其辦公室內、景芝酒廠在建的產業園工地上,收受諸城市金源建材有限公司分公司安丘市富源田建材有限公司經理劉某所送的“中百佳樂家”購物卡2張價值2000元及銀行存單2張價值50000元。共計價值52000元。

4、2011年春節前的一天上午、2012年春節前的一天上午、2013年春節前的一天上午、2014年春節前的一天下午,被告人李某甲先后四次在其辦公室內、安丘市“青島”海鮮館,收受華夏建筑安裝公司六分公司項目經理崔某所送的價值3000元的“中百佳樂家”購物卡3張以及1張30000元的銀行存單。共計價值33000元。

5、2011年春節前的一天上午、2012年春節前的一天、2013年春節前的一天上午,被告人李某甲先后三次在其辦公室,收受安丘市安慶新型建筑材料有限公司經理劉某甲所送的價值1000元的“中百佳樂家”購物卡1張及現金3000元。

另查明,被告人李某甲歸案后向安丘市公安局提供被廣西臨桂縣公安局網上追逃的劉某丁聯系方式、藏匿活動范圍等信息,安丘市公安局根據李某甲提供的線索利用技術手段將劉某丁抓獲,并已移交臨桂縣刑事偵查大隊。

上述事實,有公訴機關、辯護人當庭提交并經庭審質證、認證的下列證據證實:

1、書證

(1)被告人李某甲戶籍證明證實其年齡等身份情況;

(2)安丘市經濟和信息化局出具的證明、山東某酒業股份有限公司出具的個人基本情況,證實單位性質及李某甲任職情況;

(3)安丘市人民檢察院扣押財物清單,證實被告人李某甲所退贓款現存于安丘市人民檢察院;

(4)安丘市人民檢察院反貪污賄賂局出具的辦案說明證實被告人李某甲歸案經過;

(5)安丘市公安局刑事偵查大隊出具的辦案說明、在逃人員登記信息表、拘留證及檢舉信的掃描件,證實李某甲向安丘市公安局提供網上逃犯有關線索后被抓獲并移交的事實。

2、證人證言

(1)李某乙證實,為感謝李某甲幫其從景芝酒廠承包商處攬防水工程在2011年和2013年春節前送給李某甲現金和承兌匯票,并證實2014年農歷正月初十左右送給李某甲的50000元承兌匯票和30000元銀行存單是為感謝李某甲為其介紹振祥食品有限公司的防水工程,與景芝酒廠的防水工程無關;

(2)趙某證實:我與李某甲的妻子是堂姐妹。為感謝他幫我丈夫李某乙承攬到酒廠工業園的防水工程,2013年春節前的一天晚上,我和李某乙到李某甲家,送給他100000元承兌匯票。

(3)崔某甲、陳某、李某丁、都某均證實,李某甲讓他們從景芝酒廠承建的產業園等建筑工程中的部分防水工程讓給其親戚李某乙干的事實。

(4)宋某證實,為從景芝酒廠承接到的產業園路面硬化工程順利通過驗收及支付工程款,先后兩次送給李某甲現金和購物卡的事實。

(5)劉某證實,在向景芝酒廠產業園工程提供雙T板業務中送給李某甲2張銀行存單和購物卡的事實。

(6)楊某證實,2012年5月左右,公司經理劉某給其5萬元現金,其到銀行開了30000元和20000元的存單2張。

(7)崔某證實,從2011年至2013年先后承包了某酒業公司一些工程,為支付工程款時得到照顧送給李某甲現金和購物卡的事實。

(8)劉某甲證實,為某酒業建筑項目繼續用其供應的管子,送給李某甲現金和購物卡的事實。

3、被告人供述

被告人李某甲供述,任單位建工處副處長、處長期間收受他人所送財物的事實。

上述證據能相互印證,足以證實本案事實,應予采信。

本院認為,被告人李某甲作為公司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之便,非法收受他人財物,為他人謀取利益,數額巨大,安丘市人民檢察院指控的罪名成立,應予刑罰。鑒于被告人歸案后坦白認罪態度較好,且提供重要線索,協助司法機關抓捕其他犯罪嫌疑人,有立功表現,積極退還贓款,當庭自愿認罪,確有悔罪表現,故可依法減輕處罰,辯護人的辯護意見,本院予以采納。為嚴肅國法,保護公司的正常管理制度和工作人員職務的廉潔性,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一百六十三條第一款、第六十七條第三款、第六十八條、第七十二條第一款、第七十三條第二款、第三款、第六十四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被告人李某甲犯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緩刑四年。

(緩刑考驗期自判決確定之日起計算)。

二、現存于安丘市人民檢察院被告人李某甲退繳的贓款221000元,依法沒收,由安丘市人民檢察院上繳國庫。90000元退還被告人李某甲。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接到判決書的第二日起十日內,通過本院或者直接向山東省濰坊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書面上訴的,應當提交上訴狀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孫××犯職務侵占罪一審刑事判決書

天津市濱海新區人民法院

刑事判決書

(2015)濱塘刑初字第743號

公訴機關天津市濱海新區人民檢察院。

被告人孫××。2015年7月28日因本案被抓獲,并臨時羈押于鄂爾多斯市烏審旗看守所。2015年7月30日因涉嫌犯職務侵占罪被天津市濱海新區公安局塘沽分局刑事拘留,同年8月12日被依法逮捕,F羈押于天津市濱海新區第一看守所。

天津市濱海新區人民檢察院以津濱檢塘公訴刑訴(2015)第643號起訴書指控被告人孫××犯職務侵占罪,于2015年11月19日向本院提起公訴,本院于同日立案后,依法適用簡易程序,組成合議庭,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天津市濱海新區人民檢察院指派代理檢察員王大權出庭支持公訴。被告人孫××到庭參加訴訟,F已審理終結。

天津市濱海新區人民檢察院指控:2014年7月8日17時許,被告人孫××利用其作為天津頂立酒業有限公司市區辦事處庫管員代管貨款的職務便利,侵占瀘州老窖窖齡銷售股份有限公司天津片區員工龔××代收交與天津頂立酒業有限公司的貨款42000元人民幣后逃逸并將該贓款全部揮霍。

針對指控的事實,公訴機關當庭宣讀和出示了相關證據。公訴機關認為,被告人孫××的行為已構成職務侵占罪,請求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七十一條之規定依法判處。

被告人孫××對指控的事實沒有異議,沒有辯解理由。

經審理查明的事實與公訴機關指控的事實一致。另查,被告人孫××于2015年7月28日被抓獲歸案。

上述事實,有案件來源、抓獲經過,被害人張××陳述,證人龔××、劉××證言,被告人孫××供述,扣押清單,考勤表、工資明細、增值稅發票、出庫單、證明、收條及入職登記表、營業執照、稅務登記表和委托書,頂立酒業有限公司市內辦事處考勤表、孫××工資明細及工資發放證明、自愿放棄社保申請、崗位職責、入職登記表,出庫單、增值稅發票、收條、銀行業務回執及情況說明,精神病鑒定申請及鑒定意見,情況說明材料,戶籍證明等證據予以證實。

以上證據經庭審質證,被告人無異議,證據的來源合法,能相互印證證明本案事實,對證據的證明效力予以確認。

本院認為,被告人孫××利用職務上的便利,將本單位財物非法占為己有,數額較大,其行為已構成職務侵占罪。公訴機關指控的罪名成立。被告人孫××到案后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可從輕處罰。據此,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七十一條第一款、第六十七條第三款、第六十四條的規定,判決如下:

一、被告人孫××犯職務侵占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

(刑期從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判決執行以前先行羈押的,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5年7月28日起至2017年7月27日止。)

二、責令被告人孫××向被害人天津頂立酒業有限公司退賠經濟損失人民幣42000元。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接到判決書的第二日起十日內,通過本院或者直接向天津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書面上訴的,應當提交上訴狀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鄒瑜煒犯職務侵占罪、對非國家工作人員行賄罪一審刑事判決書

太倉市人民法院

刑事判決書

(2016)蘇0585刑初1號

公訴機關江蘇省太倉市人民檢察院。

被告人鄒瑜煒。因涉嫌職務侵占,于2015年3月26日被刑事拘留,同年4月28日被逮捕,F羈押于太倉市看守所。

辯護人雷明偉,江蘇新天倫(太倉)律師事務所律師。

江蘇省太倉市人民檢察院以太檢訴刑訴〔2016〕4號起訴書指控被告人鄒瑜煒犯職務侵占罪、對非國家工作人員行賄罪,于2016年1月4日向本院提起公訴。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太倉市人民檢察院指派代理檢察員霍磊出庭支持公訴,被害單位和承太陽能材料(太倉)有限公司的訴訟代理人單輝、被告人鄒瑜煒及辯護人雷明偉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江蘇省太倉市人民檢察院指控,(一)2013年至2015年2月期間,被告人鄒瑜煒為獲取非法利益,利用其擔任和承太陽能材料(太倉)有限公司銷售主管的職務便利,偽造和承太陽能材料(太倉)有限公司同安徽圣科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黃山正國新能源有限公司、江蘇輝強光伏科技有限公司、合肥中南光電有限公司等之間假的采購合同,騙取和承太陽能材料(太倉)有限公司發出EVA膠膜共計10030006.50平方米,價值人民幣81729865元(以下幣種同),后被其私自以6000多元-7000多元/噸的價格低價銷售到廣東等地,所得款項共計29492530.59元。后鄒瑜煒將其中24934332元交至和承太陽能材料(太倉)有限公司,其余4558198.59元被其非法占為己有。2013年11月至2015年2月期間,和承太陽能材料(太倉)有限公司在向合肥中南光電有限公司銷售EVA膠膜過程中,被告人鄒瑜煒利用職務便利讓合肥中南光電有限公司將803717.11元貨款轉賬至其個人銀行卡上,并非法占為己有。被告人鄒瑜煒的上述行為共給和承太陽能材料(太倉)有限公司造成損失共計57599250.11元。(二)2013年至2015年2月期間,被告人鄒瑜煒為方便其實施職務侵占行為、謀取不正當利益,向合肥中南光電有限公司原采購經理闞某、采購部工作人員石某、技術部經理孟某、現采購部經理劉某等人,共計行賄18萬元,以讓合肥中南光電有限公司向和承太陽能材料(太倉)有限公司采購EVA膠膜,并讓該公司將803717.11元貨款轉賬至其個人銀行卡上,非法占為己有。公訴機關認為,被告人鄒瑜煒的行為分別應以職務侵占罪、對非國家工作人員行賄罪追究刑事責任。被告人鄒瑜煒犯數罪,應予數罪并罰。被告人鄒瑜煒系自首,可以從輕處罰。被告人鄒瑜煒在被追訴前主動交待行賄行為的,可以減輕處罰。

被害單位和承太陽能材料(太倉)有限公司的訴訟代理人對本案的定性及起訴書指控的基本犯罪事實無異議,但主要提出以下意見:1、被害單位因被告人鄒瑜煒的犯罪行為所造成的損失為89479210.33元,而非起訴書認定的57599250.11元。因為涉案膠膜的價值應當以鄒瑜煒偽造的合同金額和要求公司開具的發票金額綜合認定,而不能以鑒定意見中的市場價進行認定;2、被告人鄒瑜煒職務侵占的犯罪金額應認定為89479210.33元;3、被告人鄒瑜煒的犯罪行為給被害單位造成特別巨大的經濟損失,也嚴重影響被害單位的生產經營,建議法庭對其嚴懲。

被告人鄒瑜煒當庭對太倉市人民檢察院指控其犯職務侵占罪、對非國家工作人員行賄罪的事實認罪。

被告人鄒瑜煒的辯護人主要提出如下辯護意見:1、被告人鄒瑜煒系自首;2、被告人鄒瑜煒系初犯;3、周某于2015年1月匯入被告人鄒瑜煒個人賬戶的869158元,不能計入職務侵占的金額;4、起訴書指控被告人鄒瑜煒的行為給和承太陽能材料(太倉)有限公司造成57599250.11元的損失的認定,不能排除合理懷疑;5、被告人鄒瑜煒的行為應認定為單位行賄,且未達到立案標準,應不予追訴。綜上,辯護人請求法庭對其從輕處罰。

公訴人當庭答辯認為:1、對于訴訟代理人提出的損失金額的認定的意見,公訴人認為相關證據的認定標準在民事訴訟和刑事訴訟中是不同的,故金額存在差異是正常的;2、對于辯護人提出的周某于2015年1月匯入被告人鄒瑜煒個人賬戶的869158元系周某支付給鄒瑜煒個人的定金,應從犯罪金額中予以扣除的辯護意見,公訴人認為,此金額不應予以扣除;3、對于辯護人提出的被告人鄒瑜煒的行為系單位犯罪且不夠, , 立案標準的辯護意見,公訴人認為,被告人鄒瑜煒的行為未得到公司的授權,其行賄主要是為了使對方將貨款打到其個人賬戶上,方便其實施職務侵占行為,故應定為個人行賄。

經審理查明:

(一)職務侵占

2013年至2015年2月期間,被告人鄒瑜煒為獲取非法利益,利用其擔任和承太陽能材料(太倉)有限公司銷售主管的職務便利,偽造和承太陽能材料(太倉)有限公司同安徽圣科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黃山正國新能源有限公司、江蘇輝強光伏科技有限公司、合肥中南光電有限公司等之間假的采購合同,騙取和承太陽能材料(太倉)有限公司發出EVA膠膜共計10030006.50平方米,價值人民幣81729865元(以下幣種同),后被其私自以6000多元-7000多元/噸的價格低價銷售到廣東等地,所得款項共計29492530.59元。后鄒瑜煒將其中24934332元交至和承太陽能材料(太倉)有限公司,其余4558198.59元被其非法占為己有。

2013年11月至2015年2月期間,和承太陽能材料(太倉)有限公司在向合肥中南光電有限公司銷售EVA膠膜過程中,被告人鄒瑜煒利用職務便利讓合肥中南光電有限公司將803717.11元貨款轉賬至其個人銀行卡上,并非法占為己有。

被告人鄒瑜煒的上述行為共給和承太陽能材料(太倉)有限公司造成損失共計57599250.11元。

案發后,被告人鄒瑜煒至太倉市公安局自動投案,并如實供述了自己的犯罪事實。鄒瑜煒親屬代為退贓共計人民幣107萬。

(二)對非國家工作人員行賄

2013年至2015年2月份期間,被告人鄒瑜煒為方便其實施職務侵占行為、謀取不正當利益,向合肥中南光電有限公司原采購經理闞某(另案處理)行賄人民幣(以下幣種同)10萬元、采購部工作人員石某(另案處理)行賄5萬元、技術部經理孟某(另案處理)行賄2萬元、現采購部經理劉某(另案處理)行賄1萬元,共計行賄人民幣18萬元,以使合肥中南光電有限公司向和承太陽能材料(太倉)有限公司采購EVA膠膜,并使該公司將803717.11元貨款轉賬至其個人銀行卡上,非法占為己有。

被告人鄒瑜煒在被追訴前主動交待上述行賄犯罪事實。

案發后,偵查機關從闞某、石某、孟某、劉某等人處扣押到涉案贓款共計人民幣18萬元。

上述事實有公訴人提交的,并經庭審質證、認證的未到庭證人俞某、李某、周某、闞某等人的證言;公安機關出具和調取的到案經過、情況說明、勞動合同書、職工繳費明細查詢、相關發票、出貨清單、收貨確認書、賬冊復印件、收款明細、銀行卡查詢記錄、扣押清單;價格鑒證意見書;被告人鄒瑜煒供述及其常住人口基本信息等證據證明。

上述證據,均經法庭舉證、質證,具有證明效力,本院予以確認。

針對控辯雙方爭議的焦點,本院綜合評判如下:

一、關于職務侵占罪中犯罪金額的認定問題。本院經審查后認為,涉案物品的價值由鑒定機構依照規定的標準、程序、和方法對涉案的滅失物品進行的鑒定,該鑒定意見相對客觀,可以作為認定涉案物品價值的依據。而辯護人所提出的鑒定意見未區分A級品和B級品,可能存在相關膠膜超出6個月的保質期而變為B級品的辯護意見,因缺乏其他證據予以印證,故本院不予采納,本院采納公訴人的相應答辯意見。

二、關于辯護人提出的被告人鄒瑜煒的行為系單位行賄的辯護意見,本院經審查后認為,單位行賄罪是指單位為謀取不正當利益而行賄,或者違反國家規定,給予國家工作人員以回扣、手續費,情節嚴重的行為。而本案中被告人鄒瑜煒為了使合肥中南光電有限公司將貨款打到其個人賬戶上,方便其實施職務侵占行為,而向該公司的員工行賄的行為,既非和承太陽能材料(太倉)有限公司的行為,又非系給予國家工作人員以回扣、手續費的行為,故不符合單位行賄罪的構成要件。另外,被告人鄒瑜煒僅系和承太陽能材料(太倉)有限公司的銷售人員,對該公司的重大事項無決策權,且其行賄行為未經該公司的授權,系其個人行為,故對于辯護人的相關辯護意見,本院不予采納。

本院認為,被告人鄒瑜煒利用擔任和承太陽能材料(太倉)有限公司銷售主管職務上的便利,將該公司財物非法占為己有,數額巨大;為謀取不正當利益,給予其他公司的工作人員以財物,數額較大,其行為已分別構成職務侵占罪、對非國家工作人員行賄罪。被告人鄒瑜煒犯數罪,依法予以數罪并罰。被告人鄒瑜煒具有自首情節,且在被追訴前主動交待行賄行為,當庭自愿認罪,且已退出部分贓款,對此,采納控辯雙方的相應意見,對被告人鄒瑜煒依法予以從輕處罰和酌情從輕處罰。據此,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七十一條第一款,第一百六十四條第一款、第四款,第六十九條,第六十七條第一款,第五十九條,第六十四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被告人鄒瑜煒犯職務侵占罪,判處有期徒刑七年六個月,并處沒收財產人民幣十萬元;犯對非國家工作人員行賄罪,判處有期徒刑六個月;決定合并執行有期徒刑七年六個月,并處沒收財產人民幣十萬元(刑期從判決執行之日起計算。判決執行以前先行羈押的,羈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5年3月26日起至2022年9月25日止。沒收財產款在本判決生效后一個月內交付本院,上繳國庫)。

二、暫扣于本市公安機關的行賄贓款人民幣18萬元,予以沒收。

三、責令被告人鄒瑜煒退出尚未退賠的抵贓款,發還被害單位。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接到本判決書的第二日起十日內,通過本院或者直接向江蘇省蘇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書面上訴的,應提交上訴狀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上一條:關于開展紀檢監察專項檢查的通知
下一條:紀檢監察專項檢查調整工作安排通知